设为首页 / 添加收藏 / 返回首页
当前位置: 法院文化 -> 文体生活

实话实说魅力无穷

  发布时间:2019-12-13 10:37:24


    应该说,实话实说,既是中华传统美德,又是做人的基本品德。墨翟《墨子·七患》载,“言不信者行不果。”即言语不诚实的人,做事不会有成果。东汉思想家王符《潜夫论·实贡》载,“夫高论而相欺,不若忠论而诚实。”即高谈阔论而彼此相欺,不如讲真心话做诚实事。然而,从古到今,真正能够做到事事时时都实话实说,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。

    具有忠诚的品格,是实话实说的基础。在古代,大凡忠臣,一般都有实话实说的品格。《宋史·鲁宗道传》载,鲁宗道任左谕德即教育太子的官时,有一次穿着便衣到酒店喝酒,恰巧宋真宗急召他入宫,使者到了鲁宗道家的门口,等了很久,鲁宗道才从酒店回来。使者要先回宫,便问:“如果皇上怪罪你来晚了,用什么来回答?”“你只管说实话讲实情。”“你这样是会有罪的。”鲁宗道说:“饮酒,人之常情;欺君,臣子之大罪也。”宋真宗果真问了,鲁宗道道歉说:“有老朋友从乡里来,我家穷得没有杯盘,所以到酒店去喝。”皇帝认为他忠诚诚实可以重用,还把这个看法告诉了太后。宋真宗死后太后临朝,鲁宗道得到了提升重用。

    工作有时难免出错,这时就有个责任担当的问题。是勇于承担责任,还是逃避责任,对任何人都是个严峻的考验。坚持实话实说,必须敢于承担责任。《魏书·高允传》载,高允是南北朝时北魏的名臣,任中书博士时,曾随重臣崔浩撰修国史。后崔浩因写“国记篇”涉嫌讥讽皇族而下狱,将要被处斩。因高允曾为太子讲过学,太子便想保护高允,他便对太武帝说,高允虽然与崔浩一同写作,但他身份微贱,只听命于崔浩,“国记篇”都是崔浩写的。而太武帝召见高允时,高允竟回答说:“‘国记篇’中的‘先帝记’以及‘今记’,是为臣与崔浩一同写作的。但崔浩政事太多,只是总裁修订而已,为臣所写多于崔浩。”太武帝听后大怒。太子说:“臣先前问高允,他说都是崔浩所写。”太武帝问:“真像太子说的那样吗?”高允说:“不敢有丝毫谎言。”太武帝对高允说:“死到临头还说实话,真是忠贞的臣子。”遂免了高允之罪。

    实话实说,更不能唯上司脸色马首是瞻。《后汉书·儒林列传》载,东汉经学家、教育家刘昆,在江陵当县令时,县城发生了一场大火,虽说在刘昆指挥下动员不少人救火,可火情依然没得到有效控制,实在没办法,刘昆索性跪到地上给上天磕头,正巧这时下起大雨,浇灭了大火。弘农郡虎患严重,给百姓生活带来许多不便,刘昆被提拔为弘农太守后,大修仁政,改善民生,让人称奇的是,竟然“虎北渡河”,离开了弘农地界。后来刘昆升任光禄勋,刘秀在朝堂上问刘昆,你究竟实行了什么样的德政,才导致了这样的好事发生啊?刘昆竟答:“偶然耳”,即碰巧了。朝廷大员们都讥笑他。刘秀大怒道,这有什么好笑的,难道你们不懂得,刘昆之语正是有德行的长者之言吗?马上令刘昆教授皇太子。按常理,刘昆炫耀一下自己的政绩,或吹捧一下皇帝,称全是皇恩浩荡所致,都是可以理解的,然而,他却实话实说,真是难能可贵。

    而今,人民群众的心中都有一杆秤一把尺,一名领导干部、一名公职人员,动辄说空话、套话乃至假话,最终损害的是人民的利益,也包括他自己。相信,实话实说必定成为新时代人民公仆的标配。

    (转载时间:2019年12月13日,

    原链接:http://rmfyb.chinacourt.org/paper/html/2019-12/13/content_163373.htm?div=-1)

责任编辑:鲁维佳    

文章出处:人民法院报2019年12月13日第06版    


关闭窗口


民意沟通信箱:hjqfy@hncourt.gov.cn
Copyright©2020 All right reserved  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  豫ICP备12000402号